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

         晚上,先生带回一份《南方周末》(20130418),一家人遂徜徉在激扬的文字之中。

         王小妮一直是我喜欢的作家,又看到她的一片《退却》,让人心生敬慕,作家就是不一样,将我们心中的那份感受用准确的文字表达出来。在王小妮的笔下,教师职业被比拟为计件工——

“教师职业早已被设定为打磨螺丝钉的计件工,设定里没有和灵魂有关的条款,不可能要求心境同样疲惫的老师在完成打磨任务量的同时,还得付出对每一颗钉子的喜爱,他就是打磨,(当然他也是螺丝钉,也被别人打磨)圆或方一点,尖或钝一点,他不用关心。”

的确,教师这个职业做久了,常常会无端生出很多无奈,很多事情,明知道是违背了教育规律的,但依然要去做;很多事情,明知道即使做了,也无甚效果,但依然要去做;很多事情,初衷常常是好的,但做着做着,就事与愿违,但依然要去做……王小妮说得多好哇,“所有的江湖法则,都是具体的,由有鼻子有眼有神态的人执行的,你不习惯你不屈从就退出,事理无比简单。”(《退却》,《南方周末》20130418

看这段文字,让我想起陕西师大附中48岁的语文老师杨林科在《万言书》中的话:

要让学生和家长满意,要让上级领导满意,教师们不仅要面对“一仆二主”的外在尴尬,还得面对良心审判的内在羞愧,在“让他人满意”和“让自己满意”之间很难和解。

然而,教师这一职业是塑造心灵的职业,这与许多职业是不同的。所以,做教师的人,内心深处必须得坚持一些东西,无论在怎样的教育体制之下。尽管要为这种坚持付出代价,但,还是得坚持。人,有时得尊重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我是幸运的,成长的道路上,总有几位志同道合者,或智者,或长者,或师者,或友人,一同聊生活,聊教育,聊课堂。我们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特点——都尚存一点点教育理想,也就是这一点点教育理想,支撑着我们一步步走向前去。

我深知,无论是教书还是研究,都是冷板凳坐出来的,而不是前呼后拥拥出来的,上蹿下跳跳出来的,东奔西跑跑出来的,随波逐流流出来的,反复翻炒炒出来的。这是我做了二十多年教师的切身感悟,说白了其实是再平凡不过的道理。有时,会感到孤独,但是这种孤独,会让人心无旁骛、专心致志地做一些事情。孤独的人其实并不孤独。“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当你心中有了这别样风景,你的心底将永远拥有一片绿茵。

《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有2个想法

  1. 问候景老师!
    我得承认,首先是文章标题吸引了我,待到恭读尊作以后,吸引我的不再是标题,而是王小妮让我们教师怪不是滋味的一段话(此人作品我还没读过),更有让我“思接数十载,视通几千里”的精辟语段:
    无论是教书还是研究,都是冷板凳坐出来的,而不是前呼后拥拥出来的,上蹿下跳跳出来的,东奔西跑跑出来的,随波逐流流出来的,反复翻炒炒出来的···
    的确如此,的确如此!
    谢谢景老师,盼多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