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

         晚上,先生带回一份《南方周末》(20130418),一家人遂徜徉在激扬的文字之中。

         王小妮一直是我喜欢的作家,又看到她的一片《退却》,让人心生敬慕,作家就是不一样,将我们心中的那份感受用准确的文字表达出来。在王小妮的笔下,教师职业被比拟为计件工——

“教师职业早已被设定为打磨螺丝钉的计件工,设定里没有和灵魂有关的条款,不可能要求心境同样疲惫的老师在完成打磨任务量的同时,还得付出对每一颗钉子的喜爱,他就是打磨,(当然他也是螺丝钉,也被别人打磨)圆或方一点,尖或钝一点,他不用关心。”

的确,教师这个职业做久了,常常会无端生出很多无奈,很多事情,明知道是违背了教育规律的,但依然要去做;很多事情,明知道即使做了,也无甚效果,但依然要去做;很多事情,初衷常常是好的,但做着做着,就事与愿违,但依然要去做……王小妮说得多好哇,“所有的江湖法则,都是具体的,由有鼻子有眼有神态的人执行的,你不习惯你不屈从就退出,事理无比简单。”(《退却》,《南方周末》20130418

看这段文字,让我想起陕西师大附中48岁的语文老师杨林科在《万言书》中的话:

要让学生和家长满意,要让上级领导满意,教师们不仅要面对“一仆二主”的外在尴尬,还得面对良心审判的内在羞愧,在“让他人满意”和“让自己满意”之间很难和解。

然而,教师这一职业是塑造心灵的职业,这与许多职业是不同的。所以,做教师的人,内心深处必须得坚持一些东西,无论在怎样的教育体制之下。尽管要为这种坚持付出代价,但,还是得坚持。人,有时得尊重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我是幸运的,成长的道路上,总有几位志同道合者,或智者,或长者,或师者,或友人,一同聊生活,聊教育,聊课堂。我们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特点——都尚存一点点教育理想,也就是这一点点教育理想,支撑着我们一步步走向前去。

我深知,无论是教书还是研究,都是冷板凳坐出来的,而不是前呼后拥拥出来的,上蹿下跳跳出来的,东奔西跑跑出来的,随波逐流流出来的,反复翻炒炒出来的。这是我做了二十多年教师的切身感悟,说白了其实是再平凡不过的道理。有时,会感到孤独,但是这种孤独,会让人心无旁骛、专心致志地做一些事情。孤独的人其实并不孤独。“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当你心中有了这别样风景,你的心底将永远拥有一片绿茵。

教育也许就是成全

教育也许就是成全

    我没想到,《作文月报》竟然能激起孩子们这么高涨的兴趣。

家禾,一个调皮的小男生,语文成绩在班中算中等,但是,班级中男生的习作数他的最有童趣,仍保持着男孩特有的顽劣。究其原因,他的课余生活是丰富多彩的。不象其他的大城市孩子,习作里除了游戏,就是考证,全然失掉了童年生活的斑斓。

一次,看到家禾写的关于打狗的习作,眼睛一亮,在班级里朗读了一遍,并大大表扬了一番。

学期结束时,见到家禾的妈妈,她告诉我,自从那次表扬他之后,家禾渐渐对作文有了兴趣,是啊,不经意的表扬就是孩子成长的力量。

新学期开学三周了,家禾始终保持着对习作浓厚的兴趣,从他在班级日记中的表现就可见一斑。他写的每一篇班级日记都备受同学欢迎。

名师工作室决定在这学期试办《作文月报》,每月一期,十位学员轮流编辑,这是个好消息,第一期我便选了四篇习作,其中就有家禾的那篇打狗的文章。我把这个好消息在班级公布之后,大家对家禾更加刮目相看了。

过了两天,家禾凑过来问:

“景老师,那篇文章什么时候登《作文月报》呀?”

“怎么,急了?”

“嗯,”他狡邪地说,“后天我爸过生日,我想送给他一个生日礼物。”

“就是这份《作文月报》?”

“对。”

“好,给爸爸一个意外的惊喜。”

当晚,助理把编辑好的《作文月报》发给我审,由于是第一次编辑,经验不足,版面不够,有一部分习作只能排在第二期上。我心里一紧,可别没有家禾的。

我把报纸上上下下地看了几遍,真是没有家禾的文章,不凑巧!怎么办?

我立刻打电话给助理,一定要换上家禾的习作。教育,有时就是一种成全。

教室里,大家捧着散发着油墨香的《作文月报》,我看到了家禾眼中的欣喜,也看到了同学们的羡慕,更享受着成全孩子后的那份满足。

留住今天的幸福

留住今天的幸福


 


周日,到理发店洗头,不经意间,洗发的小姑娘对我说:“你有几根白头发,要拔掉吗?”“拔掉吧,不过还会再长的。”也许为了掩饰心中那份沮丧,我又追问了一句,“是连根都是白的吗?”“是的。”无论怎样都挡不住逝去的韶华,暗自神伤。再看看理发店的少男少女们,无论怎样穿着都好看,年轻就是好呀……#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周一一早梳头,又想起前一晚理发店那一幕,算了,不梳披肩发了,把头发扎起来,也许精神些。这样想着就随便箍了几下。吃完早饭,走进教室,稀稀拉拉地只来了几个学生,立马就有一个小男生叫道:“老师的头发扎起来了!快看哪!”马上就有好事者也凑过来了。我冲他们笑了笑,心里还是美美的。


一节语文课上完了,正准备走出教室,就有两个小女生跑过来:“老师,你的头发是什么样的?”噢,又是头发,我早忘了!“来,看看!”她俩凑过来一本正经地看着。“好看吗?”这样问学生难道不会说好看吗,现在的孩子多聪明呀。果不其然,“好看!”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忍不住再问一句,“是头发披着好看还是扎起来好看?”“都好看。”澄澈的眼睛,满脸的虔诚,离开教室的那一刻,我的心中盛满了幸福。也许,这就是做教师的快乐吧!


下午开会,又遇见几个同事,都在问我的头发怎么啦。一点点的改变就使生活漾起小小的涟漪。生命何尝不是如此呢,无论怎样轮回,永远不变的是对生活的爱,对美的追求。


晚上,和一个多日不见的朋友聊天,我对她说:“想到自己马上就40岁了,真有些惶恐”。“四十岁是最美的年龄。”朋友比我大九岁,却这样洒脱。“四十岁,无论在哪一方面都是最美的年龄。工作,生活,家庭等等。”想想也是,何必像古人那样哀叹青春易逝呢。还是好好把握住今天吧,编织今天的生活,留住今天的幸福。

我的人生楷模于漪老师

11月5日下午,我参加了“薪火相传话师魂”庆贺于漪老师从教60周年活动,整个下午,激情涌动于心间。晚上回家翻阅《于漪教育视点丛书》至深夜,更觉白天大家的发言都是那样深情而恳切。


现将拙文献上,以此庆贺于老师从教60周年,衷心祝愿于老师健康长寿!


 


 


语文教学不仅是科学,更是艺术。


识字教学是小学语文教学中的重中之重。


培养孩子思维能力,必须要有时间和空间,要给孩子想一想的时间。


一个不会思维的人,他的语言周密性不可能好。


我听了一些小学的课,除了课文的语言,学生没有自己的语言,积累不够,我觉得这样不行。我长期教中学,原以为小学的教材很容易读懂,并非如此,要读懂真是不容易。


中学老师要礼贤下士,好好向小学学习,要跟学生心贴心。


好的课堂教学还要有文化自觉。


小学语文教学还要勇于开拓,勇于创造。


                                ——于漪


这些闪烁着真知灼见的话语,是于漪老师对小学语文教学的殷殷期翼,我,一名小学青年语文教师,得以有机会走近老师,聆听老师教诲,所得可谓终生受益。#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第一次听老师评课


第一次听老师评课,是在全国中学语文民族精神教育研讨会上,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200512月,在闸北区新中高级中学的体育馆内,六节展示课之后,进入评课环节,老师才思敏捷,侃侃而谈,举手投足,激情四溢,整整讲了一个多小时!看不出这是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也看不出她有丝毫的疲倦。以前我只是在杂志上读到老师的文章,第一次这样近距离聆听老师的谆谆教诲,甚是激动。“学校里最难的事情就是上课。学校的质量就看这一堂堂课的质量,这一堂堂课是全面教育质量观还是片面教育质量观全都体现出来,教书和育人结合在一起是全面教育质量观。每堂语文课应该是以语言文字的智育为核心,融合了德育和美育。我们要提高教学质量,这也是我们课改里头的‘课要发挥多功能’的体现,一个是平面的,只教知识,只搞些训练;一个是立体的,在传授知识培养能力的同时教会他学习,让他的思想、情感、态度、价值观等受到熏陶,整个课的容量就大不一样,在这样的春风化雨的环境中孩子成长了。”


老师亲切平和的语调中透出深邃和执着,我心中忽然升腾起一种感觉:报纸上说于漪老师是一个引领一个语文时代的人物,感染了一大批教师。的确,老师虽是中学语文教学专家,但她对小学教师的影响,无论是从深度上还是从广度上,都是一言难尽的。


那次的聆听使我深深地痴迷了,我开始阅读老师的专著,她以自己的从教历程为我指引迷津,我更清楚地认识到教师职业的内在魅力。越是走近她,我越觉得于漪教育思想内涵的丰富。


 


探寻“着魔”背后的秘密


老师经常讲的一句话是:我上了一辈子课,教了一辈子语文,但是上了一辈子深感遗憾的课。这是一种永不满足的精神,张志公先生也曾感叹过,于漪教书简直教得着魔了!


2008年,我得以加入于漪语文德育实训基地,成为基地小学组导师,走近于老师,探寻“着魔”背后的秘密。


老师的倡导下,2008-2010年间,基地组织了一系列活动——


以“从抗震救灾体悟民族精神与生命教育的深厚内涵”为主题的研讨活动;


以“从抗震救灾谈民族精神的新解读”为主题的面向全市的论坛;


编写《我爱你,中国——跨越百年爱国文学精品选》、举行主题班会等活动;


以“民族精神教育月”为契机,组织近十位教师以专场形式向全市中小学汇报。


一系列活动增强了学员的社会意识、国家意识,增进时代使命感,激发了育德内驱力。


20095月,在上海市小学语文青年教师教学评优活动中,我第一次听于老师点评小学的课。可以说一针见血,字字珠玑。八十高龄的于漪老师整整听了一上午的课,课后她对当前小学语文教学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分析。她首先指出,“识字教学是小学语文教学中的重中之重。如何在课堂上落实,要予以重视,今天的四节课有三节是二三年级的,老师们对字形、笔顺都重视了,但很难写的几个字,如‘穗’,还是要花点时间来教。再比如‘残’,最好用田字格加以分析。还有,低年级课文有必要花大量时间分析吗?我觉得这些文章并非经典之作,没有必要花太多时间分析。”


老师接着说,“与以前比,课文长了,教学是否面面俱到?对一线教师来讲,时间永远是不够的。什么叫教学,是在一定时间特定空间完成教学目标。今天的四节课时间安排上都很紧张。我们要抓住文章核心内容,有所取,有所舍,有所详,有所略。教学中要有所不为更要有所为,要围绕教学目标来取舍详略,课文内容不等于教学内容,我们做教师的不要被教材牵着鼻子走。”


老师很重视教师的板书,她说,“教师美观的板书不仅是认知的教育,而且是审美的熏陶。这四节课的板书各有特色,不足之处在于没有让学生当堂记笔记。高年级的课可以让学生记一记板书,这样有助于学生复习时把握文章的结构、写作方法。”


老师还指出,“课堂教学中学生思维能力的培养空间和时间太局促了。要给孩子想一想的时间,不能只是简单的重复,不能只注意思维的敏捷性,思维的品质不仅仅是敏捷性,语言训练和思维训练应该放在同等重要,一个不会思维的人,他的语言周密性不可能好。”


关于教学的有效性,老师的话掷地有声:“好的课绝对不是教在课堂上,而要教到学生心中,不是随着声波的消失就销声匿迹了。如果一学期有十堂课上到学生心里,成为他素质一部分,你就是了不起的老师,学生终身受用,语文是陪伴人的终身的。今天的四节课还是关注学情的,但是对学情的分析绝对不仅是课前大约估摸,而是课堂上灵活应对学生反应出来的情况,不断调整教学,教师需要转变理念,真正让学生做学习的主人。


那次活动之后,老师又在电话里询问小学语文教学的现状,她鼓励我要勇于摒弃脑子里的种种束缚,创造自己有特色的教学风格,老师那一句“我们的语文课上要把字词句像钉子一样敲在学生心中”让我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的小语之路还很长!后来,老师读完学员撰写的文本细读稿后,她又毫不留情地指出学员在文本细读方面存在的误区,并指出,阅读教学并不等于文本解读。老师还告诉我,小学语老师在写作方面,在表情达意方面要多下功夫。的确,我认识的许多小学语老师害怕写作,很少写下水文,试想,一个自己都不愿写作的老师,怎样教学生写作呢?


老师以一位老教师的敏锐与良知,给我上了一节又一节生动的课。她和风细雨般的中肯评点字字句句落在我的心头,她对学生、对教育的挚爱,闪耀着无限的光彩。跟随老师探寻学科德育的有效途径,使我更清楚地意识到“在语文课堂中实践两纲教育”,不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目标,而是需要每天认认真真去履行的使命。


于漪老师是所有语文教师的骄傲。


 


最本真最美丽的瞬间


2010年秋季开学前的一天,我接到电话,要到于老师家开会,会议的内容是商讨九月份语文德育实训基地展示活动的内容。


接到电话,我十分激动,一直渴慕走近这位大师,这次终于有了机会。我和谭轶斌、薛峰老师一行来到位于黄兴路上的于漪老师家。一踏进家门,就被扑面而来的书卷气吸引,朝西的一面墙都是书柜,书柜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老师一生呕心沥血的专著。也许是那些专著太厚重,以至于书柜中间的电视机显得那样渺小。客厅的陈设很简单,但收拾得十分整洁。可以想象,老师在这里和弟子们切磋教艺的情景。我还注意到,朝南的阳台上有一张书桌,上面整整齐齐地放着一尺来高的报纸,阳光照在上面,温馨舒适。


一同赶来开会的还有复旦附中特级教师黄荣华老师,招呼过后,老师开心地为我们倒茶、削水果,忙碌着,说笑着,我心中一种感动,因为在那个忙碌的背影中,我看到了一个大师的最本真最美丽的瞬间。那天我因重感冒咽喉炎复发,嗓子沙哑,说不出话。老师见状,关切地问道:“刚开学,太累了吧?要多休息。年轻也不能硬拼呀。”我拼命点着头,心想,好容易来于老师家一次,却说不出话,不争气。


会议在轻松的氛围中进行着,不知不觉已六点多了。老师留我们在她家吃晚饭,这怎么担当得起?让繁忙的老师为我们做饭?她仿佛看出了我们的心思,笑着说:“我早上就把菜买好了,又在对面超市买了点冷菜,就简单地吃点吧。”当我们品尝老师做的罗宋汤时,她看着我们,露出欣慰的笑容,那一瞬间,我觉得菜肴里陡然增添了诸多慈爱的味道。


    走在回家的路上,那慈爱的脸庞还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似有阵阵涟漪不断地从心中泛起。


……


周国平曾经说过,成功的第一要义:把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做好,做得尽量完美,让自己满意。老师就是这样的人,她的学术魅力人格魅力,恐怕没有哪一个教师可以堪比。而她的人格高度与学术高度是高度融合在一起,难分彼此的。我统计过于漪老师的著作,她的几十部主要著作都是在1978年被评为特级教师之后完成的,她的许多重要的教育教学实践活动,也都是在被评为特级教师之后进行的。这难道不是我学习的楷模吗?写到这儿,老师的谆谆教导又在耳畔响起,“教师的成长在于教师内心的高度觉醒”,“语文教师要有自信力”,“每一位普通的老师都需要培养,每一位老师都是培养的对象”。


点亮青年教师的心灯的老师,就是最好的老师。做这样的老师是幸福的,拿着火种,不停地去点燃那些灯,想想看,到了晚年,一回首,能看到一片灯的海洋。


老师,我就是那灯海中的一盏灯,追随您,也照亮身边的灯!“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


 


收于陕西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倾述如歌的岁月》


 

我和我的“一片叶子”

我和我的“一片叶子”


上海市徐汇区高安路第一小学    景洪春


她是一个另类的小女孩,皮肤黑黑的,矮胖的身材,在我们这所重点学校中,她的穿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她经常迟到,有时头发也没梳整齐。她有一个特殊的家庭,父母离婚,她跟了爸爸,爸爸在一家快餐店打工,无暇顾及她。课堂上,大家都在听课,她却常常在发呆。她不像其他孩子端坐学习,而是经常侧着身,歪着头,或趴在桌上,偷偷地玩着。当你发现后厉声批评她时,她总是可怜巴巴地望着你,不声不响的。她每天都不写作业,第二天,总在老师办公室补作业。因她叫梅叶,同学都叫她“发霉的叶子”,她却总是笑呵呵的。她所有功课都是倒数第一,同学也经常取笑她,也许是早已习惯了这种歧视,她看上去无所谓。不过她很懂礼貌,每次到我办公室时,总会和其他老师打招呼,而且落落大方。这就是梅叶,我教了三年的一个小女孩。


“发霉的叶子”开始闪亮


在班级的人际关系中,每一个儿童都有着一定的角色形象,如实权领袖(有威信的班级骨干)、自然首领(友伴结成的非正式群体的小头目)、人缘儿(随和合群、善于主动交往的儿童)、灰童(在班上默默无闻,友伴不太重视的儿童),还有问题儿童(处于友伴群不太接纳的境况,受到排斥,十分孤立)等等。他们在班级中,各自处于不同的角色地位,其中的灰童、问题儿童经常处于劣势。梅叶就是一个典型的“灰童”。实践表明,当儿童在班级中处境不佳,被同伴嫌弃、疏远、轻视时,容易自暴自弃,助长妒嫉、固执、烦躁、偏离集体、攻击他人等不良行为的产生。苏霍姆林斯基说过:“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世界——完全特殊、独一无二的世界。”作为老师只有接纳与包容,积极采取教育措施,培养学生良好的个性品格。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想把这个“灰童”变成“白雪公主”。


可是理论实践起来却不容易,我很难接近她。课堂上,我提醒她专心听讲,可她仿佛置若罔闻,提醒次数多了,她很不耐烦,我也觉得无趣。她老是迟到,并且不写作业,我常被她激怒,大声斥责她,但她仍然照旧。形成这样的僵局,使我不得不静下心来:走不进孩子的内心,连交流都成问题,更谈不上改变角色形象,促进良好个性的发展了。我不断地提醒自己要有耐心,我给自己定了两条原则:1.走近她,微笑、微笑、再微笑;2.发现并放大优点,多多鼓励。


此后,我坚持每天至少表扬她一次。比如默写词语,只要她写对的词语超过三分之一,我就大声说她有进步;每天早晨只要她交作业,尽管只写了一点儿,我也要表扬她;上课只要她一举手,我就马上叫她回答……我慢慢地努力着,她也有了一点点转变。十一长假后,她穿了一条新裙子,我问她是不是妈妈买的?她开心地告诉我,这两天妈妈接她过去住了,还带她去了锦江乐园。看那神情,我顿生怜悯之情。咳,上帝对她太不公平了!渐渐地,我对她特别偏爱起来,她也变得乖巧起来。周末的晚上,我路过一家快餐厅,突然门口有个人热情地对我打招呼,并邀请我进去。我一看,原来是梅叶的爸爸,一身服务员打扮,正忙着招呼客人。他还让我进去吃点东西。我被他那纯朴的笑感动了我忽然想起了梅叶,此时此刻,她一定孤独地呆在家中。和其他同龄孩子比,她已经很不容易了。联想想起她以前的种种表现,我忽然觉得她很可爱,在我心中,这片“发霉的叶子”开始闪亮……


师德在大题小作中彰显


梅叶的作文基础较差,每次批改后我不批评她,而是和她一起认真分析。一次,她在作文中这样写道:


我觉得前面头发长了,我想把前面的头发剪了。(一句话中用了两个主语“我”,这是学生的通病,告诉她去掉后面一个“我”。)我照着镜子开始剪,过了一会儿,我觉得还是有点长。我又开始剪。我发觉我剪过头了。(这句反映出学生的语感问题)这下我可急了,我的脑子一转想出了一个帮法(这句明显是态度问题,不仔细,办法的“办”写错,忘记加句号,应严格教育。)如果:“我把头骨带到晚上就不会发现!”(这句反映出语言文字功底较差,“头箍”的“箍”写成“骨”,“戴”写成“带”)谁知我洗好澡想去邻居家可我忘带头骨就去了。姐姐看到我的头发那么短问:“你的头发怎么那么短?”我问答:“我……我……剪的剪过头了姐姐说:“你不知道这样多傻啊!” (这句也是态度问题,几处忘加标点,应及时指出。)                   


——《小时候,我很调皮》


看过她的习作,每位老师都会感到头痛,但我觉得,在任何时候,教师应看重学生的学习过程,而非最终答案。我要求自己像鸡蛋里挑骨头那样挑她的优点,但对待缺点,尽量做到大题小作。比如,材料选择还是比较得当的,也注意了写自己的心理活动,如“这下我可急了,我的脑子一转想出了一个帮法”“我问答:“我……我……剪的剪过头了”等等。我在班里大力渲染了她的这些优点,私下里又帮她订了补习计划:一是基础问题帮其补习。我们确定了下一阶段的重点复习内容:形近字辨析、修改病句、“的、地、得”的用法;二是习惯问题帮其养成。此片断反映出她没有良好的修改习惯,我便规定她,每次修改时必须大声读三遍,每次读必须挑出错误来。我常常让她通过朗读“请耳朵做教练”,这样容易发现拗口和有毛病的句子,从而考虑修改。


优秀的教学不是为教师寻找更好的教学方法,而是给学生建构更好的机会。


每次批阅完梅叶的作文后,尽管不太理想,我也调整自己的心态,不盯着分数,尽可能地在学习习惯上帮助她。因为我深知,只把分数作为果实精心培养,结果会舍本逐末。


孩子们,老师真的爱你们


带五(四)班语文已经两年了,我和孩子们建立了平等和谐的师生关系,他们常常直言不讳地向我提出意见,我也很乐意和他们沟通。


有一次,我正在给孩子们上《大仓老师》一课,课文描述了一个公正无私、不偏袒学生的日本老师,突然有一个学生插嘴说:“老师,您就不公正,您就偏向梅叶。”听了他的话,我有些吃惊,因为我平常还是很注意这一点的。


“那你说,我哪一点偏向她?”


“你经常给她东西吃。”


是啊,每天放学,只要不开会,我总要给梅叶补课,因为我知道即使放她回家也是她一个人,还不如利用这点时间帮帮她。每次补完,我总是给她吃点东西。可学生们哪里知道,梅叶的家庭离异,爸爸在一家餐厅打工,总是在晚上12点后才能回家,每天她都是自己解决三餐的,家里根本没有人管。怎么办?是告诉他们真相,还是继续背着“不公正”的黑锅?我思忖着,决定进行一次爱的教育。    “那是因为她比你们缺少一种爱,那就是母爱。但是,你们看,她多坚强!她比你们拥有更多的东西,她懂得生活的艰辛,她善于与各种人打交道,她会做许多家务事,她是个自立自强的女孩!虽然她的成绩暂时不太好,但是我相信她会赶上来的!让我们一起来帮助她!”我声情并茂地讲着,因为我觉得,必须让他们知道,他们现在所有拥有的爱实在太多,生活上的呵护,学习上的辅导,娱乐上的支持,这些,对于梅叶来说真是太珍贵了。


孩子们,老师还想对你们说,”我感到有一股热流涌上心头,“老师真的爱你们,老师的爱是公正公平的,它就像细雨滋润万物,就像微风给人以抚慰……”


这时,梅叶,这个坚强的女孩,走到我身边,依偎着我。孩子们吃惊地望着,教室里静悄悄的,我看见有几双明亮的眼睛里噙着泪珠。


快要毕业了,同学间相互写着毕业赠言,他们也常让我给他们写几句,离别的伤感弥漫在教室里。梅叶走过来轻声对我说:“老师,我就不请您写了,但我会回来看您的。”我心头一热,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


生求良师正如草求花木求果,学生毫无保留地把他们人生中最可塑的一段时光交付我们手中,捧着学生的信任,我掂出了它的份量,我将永怀一颗敬畏之心去迎接满树姹紫嫣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