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几本磨脑子的书

  在这冬日的早晨,一群人坐在杨浦高中的会议室里,窗外阴雨绵绵,但我心融融,本学期最后一次培训,也是我最喜欢的活动-读后感交流。每每这时,总会有一种信息爆炸之感,总有一种“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觉。现撷取导师、学员关于读书的经典话语:

   
于漪老师的话语重心长——
   

  教师提升专业素养的重要手段是读书,而读书一定要选择读一些磨脑子的书。

学科德育基地的培养工作我做了好几年,我觉得遗憾就是聚焦在学员的语文素养上,具体讲,最大的障碍就是教师的文化积淀、文化判断力、批判性思维。

读书交流不是各讲各的体会,是要培养文化判断力。

 我们搞读书交流活动也是在培养逻辑思维能力,切实提高教师的书面和口头表达能力。
 
存在的都是合理的,这句话也不全对,存在的并不一定都是对的,书上写的也不一定都是对的。孙绍振先生的《文本细读》是好的,但是如果我们上课都像那样上的话,就会把课文碎尸万段。

 我最近几年在带了两个教师团队,我们做过调研,现在最不理想的就是教师读书。

教师要像艺术家一样一定要有职业敏感,语文教师读什么书,怎样读书就是一种职业敏感。

 我真心期望上海能出一批出类拔萃的老师。”

黄荣华老师提醒中有批评——

“要读一些能给人冲击的,给人启示的,给人留下回味的书。

语文老师最原本的书是根文化,否则,当高考改革之后,我们的评价标准也发生改变时,我们拿什么面对今天的学生?

要满足”力量、新鲜、意味”三个字。

我一直主张小学语文教师要读一读《说文解字》。

虽说开卷有益,但是,在特定的时间里读特定的书是很有意义的。所以,我们不要光选择让适合自己性情的书,要选择能让自己有所收获的书,读书是要付出自己的精力的。”

在2014新春即将到来之际,有了这样一个丰厚的早晨,我想,我们这群人,应该摒弃浮躁,静下心来读几本经典著作,让我们有底气面对明天的学生。

 

 

读《教育魅力》有感

  读《教育魅力》有感


 


上海市高安路第一小学   景洪春


 


    炎炎夏日,捧着著名教育家于漪老师主编的《教育魅力》,我开始重新审视做了二十四年的教师职业。


冲击力最强的是该书对教师教育魅力的现状调查,在上海中学生心目中,人格魅力是教师教育魅力的首要条件,远远超过师爱、学识魅力和形象魅力。何谓人格魅力,用叶澜教授的话来说,就是真诚。“真诚是人格魅力的基础”。即使面对天真烂漫的小学生,也应该真诚对待。一次,我所办的《作文月报》马上要印刷了,由于版面问题,一位男生的习作推迟至下一期刊发。周五课间休息时,他询问报纸何时印出,因为他爸爸下周一要过生日,他希望将这份印有他的作文的《作文月报》作为生日礼物送给爸爸,给他一个惊喜。一份《作文月报》在孩子心中如此重要,我怎能慢待?于是,我临时调整了版面,将他的作文如期刊发。教室里,当大家捧着散发着油墨香的《作文月报》,我看到了他眼中的欣喜,也看到了同学们的羡慕,更享受着成全孩子后的那份满足。对待学生,不敷衍,坦坦荡荡,想尽一切办法去发展他们,这就是真诚。


和许多青年教师一样,我十分景仰于漪老师对教育的满腔热忱。1977年,《海燕》向全上海直播,于漪老师的爱人看完直播后说道,“你哪里是上课?你是用生命在歌唱。”于老师对教育的长久不衰的热烈的情感,正是她的人格魅力所在。曾有位作家将教师职业设定为打磨螺丝钉的计件工,在我身边,不乏计件工式的教师。的确,教师这个职业做久了,常常会有职业倦怠,常常会生出很多无奈:很多事情,明知违背了教育规律,但依然要去做;很多事情,明知即使做了,也无甚效果,但依然要去做;很多事情,初衷常常是好的,但做着做着,就事与愿违,但依然要去做……既要让学生和家长满意,也要让上级领导满意,教师常常在“让他人满意”和“让自己满意”之间戴着镣铐跳舞。然而,教师是塑造心灵的职业,不是计件工。做教师的人,内心深处必须得坚守住那份教育理想,必须永葆对教育的那份热情,因为,对于中小学生来讲,教师的人格是任何力量都不能替代的最灿烂的阳光。


 

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

         晚上,先生带回一份《南方周末》(20130418),一家人遂徜徉在激扬的文字之中。

         王小妮一直是我喜欢的作家,又看到她的一片《退却》,让人心生敬慕,作家就是不一样,将我们心中的那份感受用准确的文字表达出来。在王小妮的笔下,教师职业被比拟为计件工——

“教师职业早已被设定为打磨螺丝钉的计件工,设定里没有和灵魂有关的条款,不可能要求心境同样疲惫的老师在完成打磨任务量的同时,还得付出对每一颗钉子的喜爱,他就是打磨,(当然他也是螺丝钉,也被别人打磨)圆或方一点,尖或钝一点,他不用关心。”

的确,教师这个职业做久了,常常会无端生出很多无奈,很多事情,明知道是违背了教育规律的,但依然要去做;很多事情,明知道即使做了,也无甚效果,但依然要去做;很多事情,初衷常常是好的,但做着做着,就事与愿违,但依然要去做……王小妮说得多好哇,“所有的江湖法则,都是具体的,由有鼻子有眼有神态的人执行的,你不习惯你不屈从就退出,事理无比简单。”(《退却》,《南方周末》20130418

看这段文字,让我想起陕西师大附中48岁的语文老师杨林科在《万言书》中的话:

要让学生和家长满意,要让上级领导满意,教师们不仅要面对“一仆二主”的外在尴尬,还得面对良心审判的内在羞愧,在“让他人满意”和“让自己满意”之间很难和解。

然而,教师这一职业是塑造心灵的职业,这与许多职业是不同的。所以,做教师的人,内心深处必须得坚持一些东西,无论在怎样的教育体制之下。尽管要为这种坚持付出代价,但,还是得坚持。人,有时得尊重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我是幸运的,成长的道路上,总有几位志同道合者,或智者,或长者,或师者,或友人,一同聊生活,聊教育,聊课堂。我们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特点——都尚存一点点教育理想,也就是这一点点教育理想,支撑着我们一步步走向前去。

我深知,无论是教书还是研究,都是冷板凳坐出来的,而不是前呼后拥拥出来的,上蹿下跳跳出来的,东奔西跑跑出来的,随波逐流流出来的,反复翻炒炒出来的。这是我做了二十多年教师的切身感悟,说白了其实是再平凡不过的道理。有时,会感到孤独,但是这种孤独,会让人心无旁骛、专心致志地做一些事情。孤独的人其实并不孤独。“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当你心中有了这别样风景,你的心底将永远拥有一片绿茵。

读《教师要过专业的生活》

灯下,静静地阅读《文汇报》“笔会”上的一组组文章,这已是我们一家三口每晚的必修功课。

今晚,跃入眼帘的是一篇张克中先生的《教师要过专业的生活》,这与于漪老师的《语文教师要有专业自信力》、江苏省著名特级教师薛法根老师的《语文教师的专业尊严》堪称姊妹篇。已不止一次听到这样的论断,也不止一次和几位医生朋友聊着这样的话题,更不止一次听到若干个家长的指责,“如果一个行业内部所有的从业者都屈从于行业外部的专业水平判断,这本身就是没有专业素养的表现。”读到张克中先生的这段话,我不由得想起一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区内一所较好的学校:五年级学生毕业考试后,一名家长打来投诉电话:“为什么给我的孩子作文扣掉11分,(五年级作文总分是40分),我要查看试卷?”校长问其原因,答曰“这篇文章是我指导孩子写的,完全可以只扣34分。”后班主任告知,这位爸爸是区内一所重点高中的语文教师。高中教师指导小学生作文是否一定适切,值得商榷。论学科功底,高于小学教师,论对儿童知识经验的把握,只能说不一定。这只能作为行业外部的一种判断,又怎能贸然说经他指导过的文章一定是好文章?我所任教的这所学校,家长本身的学历层次很高,人人都可以对教育指手画脚,作为行业内部的人,我们要做的是用专业知识、专业视野说专业的话,做专业的事,不屈从于专业外部的人的判断。

先生还说道,“什么是教育?一句话,教育即人。教育旨在让人成为人,而不是今天许多人认为的教育就是高考,教育就是考大学。”“在眼下,我以为读书是走向专业生活的准备。帕慕克说过,‘把自己和书关起来’,这太重要了。” 临近岁末年终,各种有用没有的总结要写,已有两周没有这样静静地阅读了,真觉得自己已“面目可憎”了。怎奈何?现在买书已非难事,家里的书架已放不下,挪移到茶几上,又转战至楼梯上,层层排列,甚为壮观,但是有多少本书是“非功利阅读”?这本《解读语文》是上《匆匆》时忙不迭地读过,那本《怎样做好一项研究》是用上半年做课题SPSS分析调查数据时查阅过,还有《文心》,也只是粗粗翻翻,若干本近期工作室、基地发的书,尚未细细读过。

“在一个不受干扰的环境中,通过阅读,自觉地反思教育教学工作,反思自己的生活品质,提高个人修养,让自己成为一名真正的读书人。” (吴非语)这便是我的2013新年愿望吧!

灯下,拿出剪刀,剪下这篇《教师要过专业的生活》,保存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