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清更明更亮

更清更明更亮

 “我们要走向何方,来自我们内心深处的觉醒。当你将自身的发展与国家的大业,与民族的发展联系起来,你就会有无穷无尽的动力。”虽已走到地铁上,但于漪老师的铮铮话语还在我耳边响起。这是46日下午,也是清明小长假的最后一天,在第二期九区县培训者培训班(语文)结业式上于老师对全体学员的寄语。

又一次亲耳聆听于漪老师的发言,她最近身体虽然不太好,但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还是看到了那份坚定,那份执着。

的确,我们这些追随于漪老师的人,哪一个的内心深处没有觉醒呢?我不敢说我已将自身的发展与国家的大业,与民族的发展联系起来,但至少可以这样说,我的内心是喜欢课堂的,喜欢语文的,喜欢享受课堂上孩子们那澄澈的眼睛,享受孩子们对世界充满好奇但又稚嫩的话语,享受午后的阳光下孩子们围着我批订正,享受孩子们走入事先设计好的圈套后的那份窃喜,甚至享受做错事的孩子向你承认错误的那份怯怯……

“什么是敬业?敬业并不是大而化之的事,而是每时、每刻、每件事都要放在心上。”于老师不就是这样身体力行的马?凡是和于老师打过交道的人,无一不被她的认真劲儿所折服。无论是做事还是做人,于老师都堪称楷模。就拿上次邀请薛法根、蒋军晶二位老师到上海来上课的事来说吧,期间,于漪老师和我通过好几次电话,嘱咐我具体的活动安排,包括食宿安排,印发资料,等等,我甚为感动。于老师总是比我考虑得要周到得多。点点滴滴,不仅是做事,更是在教我怎样做人。

“什么是爱生?要学会主动学习。主动学习才能做到敬业爱生。作为一名教师,教得好首先是学得好。一个不善于学习、不会学习的老师永远走不到教学的最前沿。”敬业,爱生,四个字,诠释了于老师对教育的解读,也是我将不断践行的。

 “你要看草根吗?你首先要脸皮贴着地皮,才能看到。是的,只有蹲下来真正了解儿童世界,才能走进学生。“其实,上海的老师非常聪明,关键是沉下心来,认认真真地去做。”于老师也不止一次地和我交流:很多学员,特别是郊县的学员身上有一种质朴的精神,可以嗅到泥土的芳香,这使得他们能够静下心来教书,少了一些城市的喧嚣。对于这一点,我是赞成的。

谈到公开课,于老师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她对一些名师公开课的看法,“我们要看到课的不完美,这样才能不断进步,不断提升。”不苛求,不功利,包容多元,鼓励创新,于漪老师就是这样扶持一批又一批青年教师的。长期以来,我们对公开课的定位出现了偏差,常常会陷入一个怪圈,误以为行云流水的课就是好课。课堂从来都不是完满无缺的,如果这样,那为何不叫舞台呢?教师不是演员,也不需象演员那样,演绎着流光溢彩。教师是经师,是人师,允许课堂出错,允许学生出错,允许教师出错,这才是真实的课堂。

“中国人有中国梦,那中国的语文老师必须做的语文梦是什么?中国语言文字是母语呀!”于漪老师的话让我陷入了沉思。今天,我们站在一个百川奔流形成的语言文化与浩瀚的文字文化共同形成的海洋中,依一个中国人对自己语言文字的热爱,思索中国语言文字文化发展的未来,回味其源远流长的过去。我们不能对自己的母语在现代文化的海洋中任其自由漂泊,任其无序的变革发展,任其源远流长源泉的失落,任其博大精深内涵的失传。我们是语文教师,首当其冲应该占领好我们的这片领地。

结业式将近三小时,大家渐渐散去,学员们都围着于漪老师合影,我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于老师和学员幸福地说着,笑着。

是啊,从这个春天出发,我们又一次启航了,在于老师的引领下,向着那更清更明更亮的方向,追寻我们每一个人的语文梦。

读《教师要过专业的生活》

灯下,静静地阅读《文汇报》“笔会”上的一组组文章,这已是我们一家三口每晚的必修功课。

今晚,跃入眼帘的是一篇张克中先生的《教师要过专业的生活》,这与于漪老师的《语文教师要有专业自信力》、江苏省著名特级教师薛法根老师的《语文教师的专业尊严》堪称姊妹篇。已不止一次听到这样的论断,也不止一次和几位医生朋友聊着这样的话题,更不止一次听到若干个家长的指责,“如果一个行业内部所有的从业者都屈从于行业外部的专业水平判断,这本身就是没有专业素养的表现。”读到张克中先生的这段话,我不由得想起一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区内一所较好的学校:五年级学生毕业考试后,一名家长打来投诉电话:“为什么给我的孩子作文扣掉11分,(五年级作文总分是40分),我要查看试卷?”校长问其原因,答曰“这篇文章是我指导孩子写的,完全可以只扣34分。”后班主任告知,这位爸爸是区内一所重点高中的语文教师。高中教师指导小学生作文是否一定适切,值得商榷。论学科功底,高于小学教师,论对儿童知识经验的把握,只能说不一定。这只能作为行业外部的一种判断,又怎能贸然说经他指导过的文章一定是好文章?我所任教的这所学校,家长本身的学历层次很高,人人都可以对教育指手画脚,作为行业内部的人,我们要做的是用专业知识、专业视野说专业的话,做专业的事,不屈从于专业外部的人的判断。

先生还说道,“什么是教育?一句话,教育即人。教育旨在让人成为人,而不是今天许多人认为的教育就是高考,教育就是考大学。”“在眼下,我以为读书是走向专业生活的准备。帕慕克说过,‘把自己和书关起来’,这太重要了。” 临近岁末年终,各种有用没有的总结要写,已有两周没有这样静静地阅读了,真觉得自己已“面目可憎”了。怎奈何?现在买书已非难事,家里的书架已放不下,挪移到茶几上,又转战至楼梯上,层层排列,甚为壮观,但是有多少本书是“非功利阅读”?这本《解读语文》是上《匆匆》时忙不迭地读过,那本《怎样做好一项研究》是用上半年做课题SPSS分析调查数据时查阅过,还有《文心》,也只是粗粗翻翻,若干本近期工作室、基地发的书,尚未细细读过。

“在一个不受干扰的环境中,通过阅读,自觉地反思教育教学工作,反思自己的生活品质,提高个人修养,让自己成为一名真正的读书人。” (吴非语)这便是我的2013新年愿望吧!

灯下,拿出剪刀,剪下这篇《教师要过专业的生活》,保存起来。

忐忑中

                                          忐忑中


 


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20121112,离光棍节只差一天,离我的第一本书相差10年。十年磨一剑啊!


《景洪春讲语文》终于出炉了。


中午接到快递的电话,从三楼小跑到一楼,心儿怦怦直跳,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好像还是谈恋爱时有过这种感觉。期盼了一年多啊,就像将要看到自己刚生出来的孩子一样。从去年八月交稿,中间几番周折,个中滋味只有自己最清楚……不过,总算出版了。


想及去年暑假的那段日子,每天坐十几个小时,写呀,改啊,昏天黑地,以至于痔疮都犯了。


因为,我最了解自己,只有一鼓作气,才不会半途而废。


忐忑中,这本书出版了。更在忐忑中,期冀着朋友们的指正。


 

我和我的“一片叶子”

我和我的“一片叶子”


上海市徐汇区高安路第一小学    景洪春


她是一个另类的小女孩,皮肤黑黑的,矮胖的身材,在我们这所重点学校中,她的穿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她经常迟到,有时头发也没梳整齐。她有一个特殊的家庭,父母离婚,她跟了爸爸,爸爸在一家快餐店打工,无暇顾及她。课堂上,大家都在听课,她却常常在发呆。她不像其他孩子端坐学习,而是经常侧着身,歪着头,或趴在桌上,偷偷地玩着。当你发现后厉声批评她时,她总是可怜巴巴地望着你,不声不响的。她每天都不写作业,第二天,总在老师办公室补作业。因她叫梅叶,同学都叫她“发霉的叶子”,她却总是笑呵呵的。她所有功课都是倒数第一,同学也经常取笑她,也许是早已习惯了这种歧视,她看上去无所谓。不过她很懂礼貌,每次到我办公室时,总会和其他老师打招呼,而且落落大方。这就是梅叶,我教了三年的一个小女孩。


“发霉的叶子”开始闪亮


在班级的人际关系中,每一个儿童都有着一定的角色形象,如实权领袖(有威信的班级骨干)、自然首领(友伴结成的非正式群体的小头目)、人缘儿(随和合群、善于主动交往的儿童)、灰童(在班上默默无闻,友伴不太重视的儿童),还有问题儿童(处于友伴群不太接纳的境况,受到排斥,十分孤立)等等。他们在班级中,各自处于不同的角色地位,其中的灰童、问题儿童经常处于劣势。梅叶就是一个典型的“灰童”。实践表明,当儿童在班级中处境不佳,被同伴嫌弃、疏远、轻视时,容易自暴自弃,助长妒嫉、固执、烦躁、偏离集体、攻击他人等不良行为的产生。苏霍姆林斯基说过:“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世界——完全特殊、独一无二的世界。”作为老师只有接纳与包容,积极采取教育措施,培养学生良好的个性品格。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想把这个“灰童”变成“白雪公主”。


可是理论实践起来却不容易,我很难接近她。课堂上,我提醒她专心听讲,可她仿佛置若罔闻,提醒次数多了,她很不耐烦,我也觉得无趣。她老是迟到,并且不写作业,我常被她激怒,大声斥责她,但她仍然照旧。形成这样的僵局,使我不得不静下心来:走不进孩子的内心,连交流都成问题,更谈不上改变角色形象,促进良好个性的发展了。我不断地提醒自己要有耐心,我给自己定了两条原则:1.走近她,微笑、微笑、再微笑;2.发现并放大优点,多多鼓励。


此后,我坚持每天至少表扬她一次。比如默写词语,只要她写对的词语超过三分之一,我就大声说她有进步;每天早晨只要她交作业,尽管只写了一点儿,我也要表扬她;上课只要她一举手,我就马上叫她回答……我慢慢地努力着,她也有了一点点转变。十一长假后,她穿了一条新裙子,我问她是不是妈妈买的?她开心地告诉我,这两天妈妈接她过去住了,还带她去了锦江乐园。看那神情,我顿生怜悯之情。咳,上帝对她太不公平了!渐渐地,我对她特别偏爱起来,她也变得乖巧起来。周末的晚上,我路过一家快餐厅,突然门口有个人热情地对我打招呼,并邀请我进去。我一看,原来是梅叶的爸爸,一身服务员打扮,正忙着招呼客人。他还让我进去吃点东西。我被他那纯朴的笑感动了我忽然想起了梅叶,此时此刻,她一定孤独地呆在家中。和其他同龄孩子比,她已经很不容易了。联想想起她以前的种种表现,我忽然觉得她很可爱,在我心中,这片“发霉的叶子”开始闪亮……


师德在大题小作中彰显


梅叶的作文基础较差,每次批改后我不批评她,而是和她一起认真分析。一次,她在作文中这样写道:


我觉得前面头发长了,我想把前面的头发剪了。(一句话中用了两个主语“我”,这是学生的通病,告诉她去掉后面一个“我”。)我照着镜子开始剪,过了一会儿,我觉得还是有点长。我又开始剪。我发觉我剪过头了。(这句反映出学生的语感问题)这下我可急了,我的脑子一转想出了一个帮法(这句明显是态度问题,不仔细,办法的“办”写错,忘记加句号,应严格教育。)如果:“我把头骨带到晚上就不会发现!”(这句反映出语言文字功底较差,“头箍”的“箍”写成“骨”,“戴”写成“带”)谁知我洗好澡想去邻居家可我忘带头骨就去了。姐姐看到我的头发那么短问:“你的头发怎么那么短?”我问答:“我……我……剪的剪过头了姐姐说:“你不知道这样多傻啊!” (这句也是态度问题,几处忘加标点,应及时指出。)                   


——《小时候,我很调皮》


看过她的习作,每位老师都会感到头痛,但我觉得,在任何时候,教师应看重学生的学习过程,而非最终答案。我要求自己像鸡蛋里挑骨头那样挑她的优点,但对待缺点,尽量做到大题小作。比如,材料选择还是比较得当的,也注意了写自己的心理活动,如“这下我可急了,我的脑子一转想出了一个帮法”“我问答:“我……我……剪的剪过头了”等等。我在班里大力渲染了她的这些优点,私下里又帮她订了补习计划:一是基础问题帮其补习。我们确定了下一阶段的重点复习内容:形近字辨析、修改病句、“的、地、得”的用法;二是习惯问题帮其养成。此片断反映出她没有良好的修改习惯,我便规定她,每次修改时必须大声读三遍,每次读必须挑出错误来。我常常让她通过朗读“请耳朵做教练”,这样容易发现拗口和有毛病的句子,从而考虑修改。


优秀的教学不是为教师寻找更好的教学方法,而是给学生建构更好的机会。


每次批阅完梅叶的作文后,尽管不太理想,我也调整自己的心态,不盯着分数,尽可能地在学习习惯上帮助她。因为我深知,只把分数作为果实精心培养,结果会舍本逐末。


孩子们,老师真的爱你们


带五(四)班语文已经两年了,我和孩子们建立了平等和谐的师生关系,他们常常直言不讳地向我提出意见,我也很乐意和他们沟通。


有一次,我正在给孩子们上《大仓老师》一课,课文描述了一个公正无私、不偏袒学生的日本老师,突然有一个学生插嘴说:“老师,您就不公正,您就偏向梅叶。”听了他的话,我有些吃惊,因为我平常还是很注意这一点的。


“那你说,我哪一点偏向她?”


“你经常给她东西吃。”


是啊,每天放学,只要不开会,我总要给梅叶补课,因为我知道即使放她回家也是她一个人,还不如利用这点时间帮帮她。每次补完,我总是给她吃点东西。可学生们哪里知道,梅叶的家庭离异,爸爸在一家餐厅打工,总是在晚上12点后才能回家,每天她都是自己解决三餐的,家里根本没有人管。怎么办?是告诉他们真相,还是继续背着“不公正”的黑锅?我思忖着,决定进行一次爱的教育。    “那是因为她比你们缺少一种爱,那就是母爱。但是,你们看,她多坚强!她比你们拥有更多的东西,她懂得生活的艰辛,她善于与各种人打交道,她会做许多家务事,她是个自立自强的女孩!虽然她的成绩暂时不太好,但是我相信她会赶上来的!让我们一起来帮助她!”我声情并茂地讲着,因为我觉得,必须让他们知道,他们现在所有拥有的爱实在太多,生活上的呵护,学习上的辅导,娱乐上的支持,这些,对于梅叶来说真是太珍贵了。


孩子们,老师还想对你们说,”我感到有一股热流涌上心头,“老师真的爱你们,老师的爱是公正公平的,它就像细雨滋润万物,就像微风给人以抚慰……”


这时,梅叶,这个坚强的女孩,走到我身边,依偎着我。孩子们吃惊地望着,教室里静悄悄的,我看见有几双明亮的眼睛里噙着泪珠。


快要毕业了,同学间相互写着毕业赠言,他们也常让我给他们写几句,离别的伤感弥漫在教室里。梅叶走过来轻声对我说:“老师,我就不请您写了,但我会回来看您的。”我心头一热,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


生求良师正如草求花木求果,学生毫无保留地把他们人生中最可塑的一段时光交付我们手中,捧着学生的信任,我掂出了它的份量,我将永怀一颗敬畏之心去迎接满树姹紫嫣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