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皆“着我之色” ——《匆匆》教学手记

一切皆“着我之色”

                    ——《匆匆》教学手记

景洪春

 

以我观物,则物皆着我之色。——王国维《人间词话》

 

读出语言的味儿

《匆匆》是经典作品,该怎样读出语言的味儿?按叶圣陶、夏丏尊二老《文心》中的观点,语言的味儿应该有三层意思,语感、语调和神韵。

先谈语感。每个词语于意义之外还有情味,这需要从字面的推敲、声音的吟味中去细心领略,以磨炼自己对于词语敏锐的感觉力。试读这个句子:“天黑时,我躺在床上,他便伶伶俐俐地从我身上跨过,从我脚边飞去了。”试把“伶伶俐俐”换成“伶俐”,重读一遍,意思一点没有变,但直观感觉中却似乎少了点神韵。琢磨其中的道理:“伶伶俐俐”用两个叠声词组成,就造成了一个跳跃感,用以表现时间流逝得非常快是很合适的,相比之下,“伶俐”就多了几分懒散劲儿。

再谈语调。按照《文心》的分析,所谓语调主要是音节、词序、句式的选择问题。在《匆匆》一文里,用得最多的是叠字。试读这一句:“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小屋里射进两三方斜斜的太阳。太阳他有脚啊,轻轻悄悄地挪移了;我也茫茫然跟着旋转。”用“轻轻悄悄”似乎重复用词,但如果与前面的“斜斜”和后面的“茫茫然”连起来,造成有规律的调子,读起来自然形成欢快的调子。再读读这句:“过去的日子如轻烟,被微风吹散了,如薄雾,被初阳蒸融了;我留着些什么痕迹呢?”按常规句式的词序应该是“过去的日子被微风吹散了,如轻烟,被初阳蒸融了,如薄雾;我留着些什么痕迹呢?”比喻句的前置,改变了观察视点,原先只是一种客观的叙述,现在一切都是作者的感受与发现:先感觉日子如“轻烟”,再感受到“被微风吹散了”,先感觉日子如“薄雾”,再感受到“被初阳蒸融了”,最后是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作者描述了一个过程,形成一种动态。有时候把长句化为短句,以诗歌的形式呈现出来,长短句交错起来说,会形成一种错落有致的节奏,产生抑扬顿挫的音乐美。文章一开始便以这样的语言形式吸引着读者。朱自清先生追求的就是这种“谈话风”:语言“既能悦目,又可赏心,兼耳底、心底音乐而有之”。

最后谈神韵。陶渊明先生在《五先生传》中说:“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说的就是欣赏一篇散文,靠的就是反复吟诵。不难发现,第145小节以问句居多,在第四小节中,为了强调自己的失去时间后的怅然若失,作者用了两组连续的设问进行渲染、烘托,且设问中也有排比,极尽铺陈。接着又用了连续四个反问句,前三个反问句是对自己的虚度光阴的追问,最后一句“但不能平的,为什么偏要白白走这一遭啊”,语势急转,感情更炽烈,充满了表现力与感染力,激起了人们进一步的回味和思考。语句的层次和铺陈在这里尽显章法,将文章推向高潮。

 

                       走进独特的“我”

对于六年级学生来讲,作者怎样真挚细腻、形象逼真地表现当时复杂的内心感受,是《匆匆》一文的教学难点。

文中,朱自清通过对同一事物的反复吟咏、同一句式的反复回旋,形成了一种诗的韵律,并在诗的韵律中蕴含作者的感情。这样的例子课文中俯拾皆是。诗意的语言,留给学生的本身就是一种美的享受,诗意的享受。那么,如何使学生内化这样的语言,提升这样的享受呢?我选择的教学策略是朗读,在朗读中体味作者的表达形式,在朗读中品味作者的情感。散文“贵在有‘我’”,对于作者独特的情感体验,切忌标签化的概括,重在把握作者情思的独特与深刻。在第一板块中,我先引导学生由课题找到文中多次出现的词语——“日子”,学生很快就发现,短短六百多字的文章,出现了十个“日子”,“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一句出现了两次。课伊始,就聚焦到文章的灵魂,引起学生的关注,由全景到特写,学生体会的不仅仅是时间的无情逝去,更是作者的言语表达形式,也为后面的教学做了铺垫。

所谓“教学千法读为本”“三分文章七分读”,我先紧扣“头涔涔而泪潸潸”,运用比较、揣摩等方法来领悟时间之无情,生命之短暂我又接着追问,“为什么作者不用‘24年’,却用‘八千多日子’呢”,并借助诗的形式带着学生朗读八千多日子已经从我手中溜去”,可以看到,学生的语速渐渐放慢,对“溜去”的理解也渐渐深入,作者的悲恐之情不断和学生产生着共鸣。我也不失时机地告诉学生,“这里的停顿是一种情绪,是把自己放进去的过程”。实,朗读不能飘于字面,应和体验结合起来,感之心,发之声,效果会更好。

复沓的运用,是散文诗维持其音乐特点通常运用的手段。但仅仅告诉概念是不够的,怎么体会?还是朗读。《匆匆》是散文诗,这种文体在小学阶段很少见,朗读指导过度,容易僵化,不加指导,学生又很难与作者对话。我以诗的形式呈现,通过问题“换成诗歌的形式,长长短短的句子,给人一种节奏感,是吧”?据词会意,诵读悟情,既符合散文诗的特点,又创设了合宜的教学情境,也解决了学生朗读中的困难。

朱自清先生说:“书面语言的学习则应强调对经典文本的背诵与感悟。”我设计了两次当堂背诵,第一次背诵指导,将背诵方法与反复写法相结合,学生积累了语言。第二次背诵指导,将仿写表达和学习选材相结合,学生运用了语言。作品,是作者安放心灵的所在。在积累语言、运用语言的过程中,带着学生品味“着我之色”。

刘锡庆先生指出:散文姓“散”(散行成体)名“文”(文学)宇“自我”(具有独特个性的真实作者)。这个概括实在巧妙,因为从“姓”到“名”再到“字”,正是一个人的身份由外到内逐渐凸显的过程。“文脉”是统领散文内容的,也是进行整体把握,领会作者情思的一个好途径。最好的线索不是事物,而是人的感情变化。在作者反复追问、反问、责问中,《匆匆》流露出由害怕到无奈,再到不甘心的情绪,隐含在作品里的是一种不甘虚掷光阴、力求向上的精神。在课即将结束时,我不忘引导学生反思,“这样的写作顺序可以颠倒吗?为什么” ?也许,六年级学生只能意会不能言传,但是,作者一步紧似一步展示自己心绪的过程,正体现了《匆匆》一文不落常套的艺术构思,经典作品的言语内容与言语形式联系的如此紧密,难道不值得学生学习吗?

一切皆“着我之色”,通过形式多样的言语实践活动,营造一个利于学生阅读体验的“场”,使他们读得透彻,读得亲切,走进那个“具有独特个性的‘我’” ,是语文教学应有之义。

 

“不带你这样的!”

“不带你这样的!”

 

   一日上课,讲评试卷,其中有一道题:
修改病句:
民俗文化活动是摇花船。
之前一直告诉学生修改病句尽可能保证句子原意,改动不宜过多。可是这道题却动用了三种修改符号:颠倒符号,删去符号,增加符号,改后的答案为:
摇花船是民俗文化活动之一。
当我示范修改完后,全班同学集体抗议:“不带你这样的。”因为,全班无一人做对。
呵呵,这句话好耳熟。
这段时间,儿子常在我面前说这句话,常在我和他早上抢卫生间时,常在我不给他零花钱时,大概90后、10后都爱说吧。什么意思?我百度搜了一下,“哪有你这样的啊!”
面对三十多张不满的小脸,我哭笑不得:
都怪这可恼的试卷,让老师常常自相矛盾;也怪这可恼的修改规则,限制了孩子们的思维。我们常常带着镣铐跳舞,可这镣铐的力量太大了,以至于舞者找不到舞台的中心,找不到适宜的旋律,找不到合拍的舞步。是为哭。
我知道,他们喜欢我亲近我才这样说。一直以来,我的课堂上一直鼓励他们“小手如林”,一帮男生特可爱,上课时常常妙语连珠,以至于上周有一位老师在我们班级试教后大呼“这个班级真是太好了!”也许这就是对话共享的师生关系带来的吧。是为笑。

“不带你这样的!”我也苦笑着把这句话还给了孩子们。

“这道题不用抄题订正,直接抄答案吧。”有的时候,要善于退步,退一步,海阔天空,你让一步于学生,学生收获的是教师的坦诚。少订正一道题又何妨?更何况这道题早已超出考察范围?

 

从黑泽明的老师说开去……

有一次,偶然看到一则小故事:著名电影导演黑泽明回忆自己的一位老师,自己在学校里淘了气,班主任问这是谁干的,他总是老老实实地举起手。于是,这位老师就在他的成绩表上操行栏里画个零。后来,班主任换了。他违犯校规时,照旧老老实实地举手承认,可是他说老实承认就很好,在操行栏里给了他100分。那时他不知道哪个老师是对的,但是他喜欢给他100分的那位老师——小原要逸老师。我马上想到了陶行知先生的三颗糖的故事,不同的国度,相同的理念,两个细节故事不都诠释着细节教育的真谛吗?


联想起我上《刮脸》一课,我问学生:“预习了课文,你觉得小贝当是个怎样的孩子?”有的说“天真”,有的说“渴望长大”。我给予肯定,“‘渴望’用得可真好。”接着,又有学生回答,“既活泼又天真”,“幼稚”,这些是学生的个性化理解,那我就试着引导吧,“就是很可爱对吗”?马上就有学生接着说,“违反常识”。看来,孩子们的认识有些片面,这是正常的,我要把他们拉到对文本的合理解读的轨道上来。“9岁的孩子常常会做这样的事情,这是很正常的,不是违反常识。老师也是从小慢慢长大的。”有些孩子已经半信半疑了。我又让学生继续交流,“他是爱吵闹的孩子”,班里一位优等生说,“因为书上说‘他嚷道’。”其他学生看到连优等生都这样说,都面带疑惑地看着我。“为什么他要‘嚷道’?”我追问。“他是大摇大摆地走进来,然后嚷道,这说明他不礼貌。”“韩森注意到小贝当的神态,小贝当为什么要大摇大摆地走进去,为什么还要‘嚷道’?可以想象背后的故事是什么?”“他想变成大人。”“噢,还是渴望长大,对吧?”


以上虽是稍纵即逝的环节,但能将学生的发现变为课堂上的有效资源,本是错误的答案,也是学生真实的理解,但老师却回避了批评,而从另一个角度表扬了该生,既保护了学生发言的积极性,也引发学生对这个问题的进一步思考,在不经意间也训练了学生关注人物的神态。


    看来,教育细节处处存在,这学期,学校开展“关注教育细节”培训,我觉得很有必要,其实,点点滴滴的细节彰显背后的教学思想。我也有几条恪守的“景老师的教育细节”,与大家分享:


1给学生看的课件上的字一定是楷体的。


2当学生在我提问之前就已经举起了手,一定不要批评,而是鼓励地看着他,课后再和他交流.


3每天走进教室喊“上课”的那一刹那,所有的事都应抛掷脑后,这是与孩子生命共舞的35分钟。


4与家长沟通交流的时候一定是视线平视的,他坐我坐,他站我站。


5一节语文课的媒体不应超过10张,平均3.5分钟看一张,是底线,否则,学生读书的时间在哪儿?


先写这五条,等想起来,再加进去,景老师的N条教育细节!嘿嘿!

我被学生问倒了

今天上《语文综合性学习》,第一单元很有意思,主题是关于长辈的故事,单元后有一项活动——采访自己的长辈。要求学生事先将采访提纲写下来。什么是采访,刚上三年级的学生并不是是很清楚,于是,我在课堂上设计了一次模拟采访。


#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现在,我就是你们的妈妈,一位长辈,你们来采访我,看看有什么问题需要问我?”


1:妈妈,你最爱吃的食物是什么?


师:我小时候最爱吃洋山芋。


2:妈妈,你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


师:好像没有特别喜欢的颜色。


众生猜:黑色,黄色,金色……


(当天我穿了一件黑T恤,戴了金色手表,脚蹬黄色凉鞋,孩子们的思维是简单的,直观的。)


3:你今年多大?


师:这是老师的隐私呦,在国外,很忌讳问女士的年龄的。


(孩子们似乎很赞成,纷纷点头,海派文化的家庭环境熏陶使然。)


4:你一个月收入多少?


师:这也是老师的隐私。


5:你有贷款吗?


师:当然有,要供房子。


6:妈妈,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问吧。)你小时候有没有喜欢的男生?


众生哄堂大笑,其中有几人在相互指着,嘻嘻笑着,看得出,他们马上在班级中对号入座。


师:美好的人和事都是值得喜欢的,这是一种很纯真的感情,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


(说完这段话,感觉自己还不够坦诚,但是似乎又找不出更有智慧的语言来回答。本想告诉孩子们,老师青春年少时也有喜欢的人,但又担心孩子们会断章取义地告知家长,引起家长的不理解。这样的回答的确并没有让孩子们满意。不难看出,“物质至上”已浸润在孩子心中,89岁的孩子关注的问题已不再天真,环境使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