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助教

我是助教


 


今天讲评学生的测验卷,我成功地做了回助教。


讲到第一篇阅读题时,我问了下:“这篇阅读全对的同学请举手?”


大约三四个,都是平时语文成绩拔尖的,说实话,这两三个同学的语文成绩也不是我教出来的。


咦,嘉颖同学也全对啊,可真不容易。一个颇为认真中等成绩的小女孩。


我来了劲儿,请了腼腆的嘉颖。她很自信地走上讲台,用实物展台开始像模像样地讲了起来。


还挺好,她不仅讲答案,更讲自己答题时是怎么思考的,孩子们就缺这个。


我注意到下面有几个小男生并不买账,嘴里嘀咕着。


“我是助教,你们要认真听嘉颖教授讲课。”


“助教?”


“对,就是协助老师上课的人。”


“那何老师就是您的助教。”小郑口无遮拦。


嘿,反应好快,我笑了起来,坐在后面的实习老师小何也“扑哧”一笑。


“对,现在我这个助教就要看看哪些同学最守纪律,专心听林教授分析考卷。”


下面的同学顿时哄堂大笑,随即鸦雀无声,我忽然发现,原本腼腆的嘉颖变得自信多了,看得出,她很珍惜“林教授”这个平台。


接着,我请了第二位同学讲了第二篇阅读题。第二篇阅读题偏难,她只扣了两分。真不容易,让他讲讲又何妨?不要担心学生讲不清楚,其实,单凭教师的满堂灌未必也能讲清楚,不如同学自己做个示范。


其实,给学生一些机会,老师示弱一下又怎样呢?

我被学生问倒了

今天上《语文综合性学习》,第一单元很有意思,主题是关于长辈的故事,单元后有一项活动——采访自己的长辈。要求学生事先将采访提纲写下来。什么是采访,刚上三年级的学生并不是是很清楚,于是,我在课堂上设计了一次模拟采访。


#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现在,我就是你们的妈妈,一位长辈,你们来采访我,看看有什么问题需要问我?”


1:妈妈,你最爱吃的食物是什么?


师:我小时候最爱吃洋山芋。


2:妈妈,你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


师:好像没有特别喜欢的颜色。


众生猜:黑色,黄色,金色……


(当天我穿了一件黑T恤,戴了金色手表,脚蹬黄色凉鞋,孩子们的思维是简单的,直观的。)


3:你今年多大?


师:这是老师的隐私呦,在国外,很忌讳问女士的年龄的。


(孩子们似乎很赞成,纷纷点头,海派文化的家庭环境熏陶使然。)


4:你一个月收入多少?


师:这也是老师的隐私。


5:你有贷款吗?


师:当然有,要供房子。


6:妈妈,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问吧。)你小时候有没有喜欢的男生?


众生哄堂大笑,其中有几人在相互指着,嘻嘻笑着,看得出,他们马上在班级中对号入座。


师:美好的人和事都是值得喜欢的,这是一种很纯真的感情,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


(说完这段话,感觉自己还不够坦诚,但是似乎又找不出更有智慧的语言来回答。本想告诉孩子们,老师青春年少时也有喜欢的人,但又担心孩子们会断章取义地告知家长,引起家长的不理解。这样的回答的确并没有让孩子们满意。不难看出,“物质至上”已浸润在孩子心中,89岁的孩子关注的问题已不再天真,环境使然。)